筆趣窩 > 至尊歸元 > 1543 藍家的秘境

1543 藍家的秘境

  就在楚軒他們在外面院落面對邵氏父子三人之時,李卓霖與藍悅卻是回到了后面,看著那熟悉的一幕幕環境,藍悅輕輕抿了抿唇,眼中閃爍著點點難以消散的淚花兒……

  “悅兒,你和李少這是……”

  此時,那藍家家主也就是藍悅的父親藍博云,極為不解的看著此刻那手牽著手的兩人。

  其實,在不解的同時,心底更有幾分讓他難以置信的猜測。

  “父親……”

  藍悅俏臉一紅,雖然嫁給了那邵玉強三年多時間,可邵玉強卻并未動她,仿佛只是要一個藍家女婿的身份,使得此時的藍悅依舊是黃花閨女。

  此時在自己父親,以及二叔的目光注視下,她頓時羞紅了臉。

  “好了好了,大哥,咱們不是還有要事商量么?走吧,去我那坐坐!”

  藍博明頗有深意的掃視了一眼兩人,而后拉著藍博云便離開了,至于前面有楚軒出面的話,那邵家自然不算什么問題,畢竟楚軒可是有著絕對的身份!

  兩位長輩的離開,不僅沒讓藍悅羞紅的臉恢復,反而聞著那李卓霖身上熟悉的氣息,似乎這幾年來只能在夢中相見,讓藍悅在激動的同時,更心懷愧疚,而李卓霖在此時更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前嬌人兒那跳的越來越快的心兒……

  “你……”

  下一剎那,兩人同時開口。

  各自的身形落入對方眼中,卻也能真切的感受到來自對方的那種濃濃愛意。

  “我……”

  稍微一頓,兩人再次異口同聲,頗有種心有靈犀的狀態。

  “噗嗤……”

  見狀,藍悅實在有些忍不住的輕笑了出來,掩著紅唇輕聲道,“你先說吧!”

  “悅兒,是我對不起你!”

  李卓霖深吸口氣,雙手輕輕捧著嬌人兒那張吹彈可破的俏臉,自責道,“當初,若我能說出我的身份,或許你就不用這么做了,都是我的錯!”

  “身份?你……”

  藍悅聽了后卻是微微一怔,旋即頗為古怪的道,“對了,你不說我還沒注意,我父親和二叔怎么會你叫你李少的呢?你和楚少……莫非都是來自紫寰宮?”

  “嗯!”

  李卓霖點點頭,道,“軒子叫我一聲李哥!實際上,我是來自紫寰宮大長老一脈,我爺爺便是紫寰宮的大長老,也就是執法長老李邴!”

  “呃……”

  聽到這話,藍悅徹底怔住了。

  只見她紅唇微張,整張俏臉上都寫滿了‘震驚’二字,瞪大了美眸緊緊盯著這個心中一直掛念的愛人,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悅兒,悅兒……”

  李卓霖輕聲喚著。

  “啊……哦……”

  藍悅回過神,旋即震驚的神色變成了苦笑,而后輕嘆道,“不怪你的,卓霖!這或許就是造化弄人吧!若當初我將藍家的事情和你說出,以你的身份想來也可以解決此事的,何必拖到現在?可能,這就是命吧!”

  “不過現在幸好也不晚!我現在來了,還有軒子那家伙!”

  李卓霖輕輕撫了撫藍悅的臉龐,柔聲道,“悅兒你放心,有我在,絕對會沒事的!”

  “對了,溪淺前幾日口中所說的李大哥,莫非就是你?”

  藍悅輕輕點頭后頓了頓,忽然輕呼出聲。

  此時,她的表情都泛出了幾許古怪之色,因為從自己妹妹的神情中,作為表姐的藍悅可以明顯地感受到,其實藍溪淺對她口中的那個李大哥,是有著深深的愛慕之意的。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老天爺對她的一種嘲諷。

  自己姐妹二人,竟然先后同時傾心于同一人!

  “對,是我!”

  李卓霖倒是沒看出藍悅所想,聽到她的問話后,也是毫不隱瞞的點點頭承認,也隨即將他們當初一行人去那天荒星完成任務,以及將藍溪淺解救下來的過程和盤托出,沒有絲毫隱瞞。

  而藍悅雖然早已經從藍溪淺口中得知了當時的情形,但此時聽著李卓霖的講述,她還是極為溫柔的沒有打斷。

  只是,心內卻越發的古怪起來。

  她忽然生出一個念頭,是不是自己的表妹溪淺,會更適合自己眼前的這個男人?

  可為什么,這么想著的同時,她的心兒會有種莫名的刺痛呢?

  “悅兒,你怎么了?”

  李卓霖很快發現了藍悅的不對勁,當即柔聲道,“別擔心了!軒子出手,絕對會馬到功成的!那區區邵家父子三人,又怎會是軒子的對手?實話和你說吧,軒子的實力就算我,恐怕也絕非他的對手!”

  “嗯……”

  藍悅回過神來抿著唇輕輕頷首,心內卻是苦澀的暗嘆道,“這個卓霖,還真是不解風情呢!”

  “對了,悅兒,我有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

  頓了頓,李卓霖開口道。

  “哎……都這個時候了,有什么不該問的?你問吧!”藍悅道。

  “我觀藍家,其實似乎也沒什么,那邵家為何要千方百計的對付你們,而且你嫁給邵玉強后,卻為何……”

  李卓霖很不解。

  按理說,藍悅長的其實很漂亮,如果換一個男人能迎娶她,怎么可能這三年多來都不動她一根汗毛?

  而且,為何又非要讓藍溪淺嫁給邵玉林?

  “你是想問,我為何還能保持處子之身?”藍悅瞥了眼李卓霖,反問道。

  “不不不,悅兒你千萬別誤會,其實我沒什么其他意思的!”

  李卓霖有些慌了,忙道,“我只是好奇邵家的目的而已!如果不方便的話,你不說也沒關系!”

  “噗嗤……你啊!還和以前一樣!”

  藍悅見狀,當即忍俊不禁的撲哧一笑,輕輕拉著李卓霖的手,柔聲道,“事情到了這一步,其實我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那邵玉強之所以沒有動我,是因為他想要我體內純凈的處子之血,當然前提是要我心甘情愿!”

  “呃……這是為何?”

  聞言,李卓霖有些懵逼。

  “你不是想知道,為什么邵家要千方百計的設計對付我們?其實,以邵家的實力想要滅了我們藍家,可謂是輕而易舉!”

  藍悅緩緩言道,“其實,是因為他們想占有我們藍家的一個秘境!”

  “什么?藍家還有秘境?”

  李卓霖一聽這話,頓時整個人再次怔住。

  一般情況下來說,任何一個勢力或者家族都不可能擁有屬于他們自己的秘境。

  而一旦擁有秘境,便會讓勢力或者家族得到長時間的傳承,經久不衰!

  就像紫寰宮,便擁有特殊的秘境,而且據李卓霖所知并不只有一個,可藍家呢?

  藍家的整體實力,別說如今在仙界了,其實就算在修真界內,恐怕也只能算是一個中等偏上的存在,竟然也擁有一個秘境?

  “不錯!”

  看出了李卓霖的驚訝,藍悅輕輕點頭后說道,“這個秘境,我了解的也并不算多,只有我父親和二叔才真正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我藍家秘境是需要我和溪淺兩人心甘情愿奉獻出處子之血,作為秘境開啟的鑰匙!若我們稍有不愉,或者說是被逼迫的,那秘境同樣不能開啟!”

  “呃……可是,邵家選擇強迫你們嫁過去,那豈不是會讓你們同樣不會心甘情愿,那又有什么用?”李卓霖問道。

  “所以,在我嫁過去的三年多,其實他們對我還算不錯!邵玉強也根本不會勉強我做什么,而且還給了我足夠的尊重!我這個邵家大少奶奶的身份,還真的挺有幾分作用的!”

  說這話的時候,藍悅的話語中帶出幾分苦笑與無奈。

  “若非這段時間發生了這許多的事情,我還不知道今后究竟會怎樣呢!只不過,我對邵家一直心懷抱怨,所以想要我心甘情愿,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藍悅如是說道。

  “那悅兒你知不知道,那個秘境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頓了頓,李卓霖實在很好奇的又問道。

  “具體我真不清楚!”

  藍悅輕輕搖頭,蹙眉道,“曾聽父親和二叔簡單提過,那個秘境若非關系到我藍家的生死存亡,絕不會去開啟!”

  “呃……”

  李卓霖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但他卻也沒有再多問什么,只是心內對那個秘境的確更為好奇了許多……

  “卓霖……”

  忽的,藍悅美眸緊緊地落在李卓霖身上,道,“你覺得我妹妹,也就是溪淺怎么樣?”

  “溪淺?她很好啊!”

  李卓霖愣了愣,有些感情白癡的他第一時間并沒反應過來,繼續道,“溪淺那丫頭資質非常不錯,且修煉又很刻苦!只不過性子稍微肉弱了一些,但經過昨日的鍛煉,相信對她也能起到一定的激勵!”

  “呃,不對啊,悅兒,你這是……”

  說到這里,李卓霖才反應過來,哭笑不得的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啊?該不會以為,我和溪淺之間有什么吧?我李卓霖可以對天發誓,我……”

  話沒說完,藍悅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唇,嗔怪道,“亂發什么誓?”

  “悅兒,我真的……”

  李卓霖還是有些著急。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還不行么?”

  藍悅也有些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認,對于李卓霖的表態,她哪怕身為藍溪淺的表姐,其實在內心中也是非常開心的。

  畢竟世上又會有哪一個女人愿意和其他女人,哪怕是自己的妹妹去分享同一個男人?

  “啊……”

  就在此時,外面的院中陡然響起一聲慘嚎,令得李卓霖與藍悅二人面色一肅,旋即李卓霖嘴角微翹的輕笑道,“不用擔心!是邵玉林那廝被溪淺直接滅掉了!”

看過《至尊歸元》的書友還喜歡

大乐透走势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