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掌歡 > 第253章 識破

第253章 識破

  | |  -> ->     駱大都督懷著渴盼加忐忑的心情等著晚飯。

  在北河一個來月吃慣了笙兒的廚娘做的飯,少吃一頓太難了。

  去北河以前他沒這么忐忑的,那些小子偷偷打包酒菜不是一兩回,也算熟練。

  這不過了一個月了,擔心生疏了嘛。

  萬一被酒肆的人發現——駱大都督喝一口茶,穩了穩心神。

  不慌,發現了也不會知道是他的人。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請示聲:“大都督,卑職來給您送飯。”

  駱大都督忙放下茶盞,正了神色:“進來。”

  在酒肆中被抓現行的兩名年輕人中的一位提著食盒走進來。

  駱大都督一眼落在食盒上,察覺出與往日不同:“食盒換了?”

  這些小子把酒菜從酒肆弄出來,給他送過來時自然會裝入食盒中,但那個食盒可不是這樣的。

  別說,這食盒瞧著隱隱有幾分眼熟——

  駱大都督心中一咯噔,想到為何眼熟了:昨日笙兒來給他送肉餅,提的食盒就是這個樣子的!

  在駱大都督神色變得冷厲前,年輕人已是如實交代:“回稟大都督,食盒是有間酒肆的。”

  “怎么回事?”駱大都督一拍桌案,放在桌上的茶盞晃了晃。

  “三姑娘發現我們了……”年輕人低著頭,不敢看駱大都督臉色。

  誰知隨后響起的聲音卻和緩許多:“說一說具體情況。”

  “卑職二人如往常那樣把酒菜悄悄打包,誰知三姑娘就走了過來……三姑娘說藏懷里太燙,讓我們以后直接用食盒就好……”

  “三姑娘真這么說?”

  年輕人聽出駱大都督的聲音有些異樣,卻不敢抬頭:“卑職不敢有半句隱瞞。”

  “好了,你下去吧。”

  年輕人如蒙大赦,趕忙退了出去。

  屋內只剩駱大都督一人。

  他伸手打開了食盒。

  食盒中滿滿當當,香味撲鼻。

  駱大都督揉了揉酸脹的眼角,喃喃道:“笙兒可真是長大了啊。”

  曾經,他對笙兒唯一的期望就是別惹他罩不住的大禍,若是能嫁出去就最好了。

  沒想到有朝一日還能享到笙兒的孝敬。

  駱大都督紅著眼圈,狼吞虎咽起來。

  比起駱大都督的感動,駱辰心情就不怎么樣了。

  整個白日被姨娘們與三個庶姐輪番探望,卻不見駱笙人影。

  她是一心撲在酒肆上了?

  若是這樣倒也罷了,沒準是為了見開陽王。

  這么一想,少年更氣了。

  親弟弟沒有野男人重要?

  這時扶松進來稟報:“公子,三姑娘來了。”

  “這個時候?”駱辰冷著臉,心中意外。

  算時間,還不到酒肆打烊的時候。

  扶松見駱辰臉色不好,忙道:“那……小的去對三姑娘說您已經歇下了?”

  駱辰一記眼刀飛過去,冷冷道:“請她進來。”

  歇什么歇,他飯還沒吃呢。

  不多時駱笙走進來。

  駱辰見她手中提著食盒,本來繃著的臉色不由一緩,皺眉道:“酒肆這么早打烊了?”

  駱笙把食盒放下,笑道:“沒有,想著你或許沒用晚飯,給你送些吃的來。”

  駱辰心情陡然飛揚,面上卻半點不顯,淡淡道:“隨便打發人送來不就行了。”

  “正好來看看你,傷口還疼么?”

  駱辰臉色又冷了:“能不能不要再提我受傷這件事?”

  他不要臉的嗎?

  三個庶姐臉皮薄還好說,那些姨娘眼神總往他屁股那里瞄,就差直接把他褲子扒了。

  他只想把她們趕出去。

  駱笙笑意一收,毫不客氣揉了揉駱辰的腦袋:“來看你還挑剔。”

  駱辰皺眉任由她揉了一會兒,不耐道:“我要用飯了,你快回去吧。”

  “好,那你慢慢吃。”駱笙收回手,轉身走了。

  駱辰:“……”

  “公子,是小的扶您站起來吃,還是趴著吃?”扶松小心翼翼問。

  “扶我起來吧。”駱辰想到駱笙還記得帶吃的過來,心情又稍稍好了些。

  轉日又到了酒肆開業時間,衛晗第一時間跨入酒肆門口。

  石焱正擦著桌子,一見衛晗手中菊花,抹布直接掉下來。

  “主子,您,您拿的是什么?”

  是他認錯了嗎?

  再仔細看一眼,沒錯,是菊花。

  石焱的反應令衛晗擰眉打量手中菊花一眼。

  連菊花都認不出么?

  看來以后再選侍衛,考核需要全面一些。

  不準備與小侍衛廢話的王爺大步走向柜臺邊。

  “主子——”石焱低低絕望喊了一聲,雙眼無神撿起抹布一遍一遍擦著桌子。

  主子是怎么想的呢,昨日送的芙蓉花好歹寓意男女之情,可菊花象征長壽啊,用來討好心上人是不是太古板嚴肅了點兒?

  駱笙也一眼看到了衛晗手中捧著的菊花,當即陷入了沉默。

  昨日開陽王送芙蓉花,或許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

  看著往青瓷花瓶中插花的男人,駱笙微微抽動嘴角。

  說真的,與這個男人常接觸,會令她一次次懷疑自己在自作多情。

  不,她應該就是自作多情吧,可能在開陽王心里她就是個需要討好的酒肆東家……

  心悅的姑娘?不存在的。

  衛晗把帶來的菊花插好,問駱笙:“駱姑娘,今日的花可喜歡?”

  駱笙看一眼花瓶。

  青花的瓶,明艷的黃菊。

  要說好看,當然是好看的,與昨日的芙蓉花各有千秋。

  “若是不喜歡,王爺明日還會送別的花?”駱笙問了一句。

  衛晗一時沒有回答,腦海中則飛快掠過花園中的花木。

  這個時節盛開的花不多,他覺得好看的都送了。

  或許是他與駱姑娘眼光不同。

  “要是駱姑娘不喜歡菊花,我再送別的來。”衛晗看一眼燦爛菊花,忍不住道,“不過菊花很好,除了欣賞,還能泡菊茶,做菊花肉、菊花粥——”

  “還能做菊花鍋子是吧?”駱笙涼涼接話。

  衛晗不由點頭,觸到少女冷凝的眉眼,一下子住了嘴。

  駱姑娘看起來有些嚴肅,莫非誤會他送菊花是為了吃?

  他真的沒有這么想。

  駱笙則目不轉睛看著衛晗,平靜問道:“在北河那次分開后,王爺是不是跟著我了?”

  她說怎么忽然給她送花了,是那日看到平栗給駱晴送花了吧?

  ()

  搜狗

看過《掌歡》的書友還喜歡

大乐透走势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