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2717章 結盟

第2717章 結盟

  一萬噸糧食,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看起來小山一般高,實際巨龍和建筑工人們一分,吃不了多久。

  但邪龍·斯皮茲也沒計較,當即與西蒙斯·洛克達成口頭協議。

  送洛克回飛艇時,他表情有點遺憾,在懷里摸了摸,掏出一張硬紙——結盟契約書。

  看清楚上面的字后,我打趣他道:“您還真想和巨龍簽這東西?”

  西蒙斯·洛克嘆了口氣,將契約書一撕兩半,感慨道:“如果能簽,就好了。”

  “你怕巨龍不守約定?”我笑著道:“不用擔心,巨龍把承諾看得等同生命。”

  洛克搖搖頭:“我只是想,給子孫后代,留個紀念。”

  送走西蒙斯·洛克,我回到斯皮茲跟前,望著高聳如山的糧堆,感慨道:“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這景兒,壯觀!”

  斯皮茲刁我一眼:“大驚小怪。”

  討了個沒趣,望了眼地基,我問斯皮茲:“這宮殿大約摸啥時候完工?”

  斯皮茲想了想,道:“明年這個時候。”

  “明年......嗯,我得好好準備一下。”

  “準備什么?”

  “準備點換洗的衣服,舒服的睡袋......”

  斯皮茲盯著我,不解道:“你和我說這個干什么?”

  “多簡單的理兒啊,我要搬進來住啊!”

  “不行!”斯皮茲一口否決:“這是給陛下準備的王宮!”

  “你們陛下沒來,也不能就這么空著吧,我們住進來,還能添點人氣兒。”

  “龍族,不需要人氣兒。”

  斯皮茲油鹽不進,拒絕道。

  “嗤”白他一眼,我道:“還尋思大家都是朋友,能通融一下呢。”

  “有些可以,有些不行”斯皮茲道:“沒陛下允許,誰也不能擅住王宮。”

  “小氣。”

  “這是原則。”

  直到最后,我也沒能勸說成功,入住龍島王宮的計劃,破碎了。

  乘坐飛艇回去的路上,我通知杜威大師,一切搞定。

  杜威大師很高興,要擺宴席犒賞我,被我拒絕了。

  最近累了,不想再飛來飛去,也不想和一些貴族虛與委蛇。

  回到家倒頭就睡,第二天一早繼續與眾人去地下城刷怪。

  為保證團隊差距不至于太大,我們一行人暫停了繼續深入,而是滯留在第二十四層,不斷與角蛇‘纏綿’。

  漸漸地,我從能力值表察覺到一問題,貌似和我組隊時,隊友獲取的經驗就會漲高一截,而一旦我離開了,經驗值立馬回歸平常。

  和著我還自帶經驗漲幅buff不成?

  把這個猜測說與家人聽,大家起初都不信,但通過數據對比,所有人都信了。

  然后我在公會的地位立馬水漲船高,成了名副其實的會長,威望隱隱能與卡嘉莉比肩。

  所謂福禍相依,有了好處,自然也有弊端。

  我不得不天天和卡嘉莉等人混在一塊兒,協助他們獲取經驗,升級變強。

  他們如今走的路,是我曾經走膩的,根本不想再來一次,可偏偏身兼重任,走不開,只得盤膝坐地,就著風沙品香茗。

  好在他們爭氣,倆月過去了,絕大多數都把等級提到了10級,只有洛基,莉莉等人,尚未邁進10級圈子。

  如今正值艷陽八月。

  放眼望去,整個月光城都穿的很清涼。

  接連倆月沒遭遇暗殺迫害的我,感覺日子真心愜意。

  先前隔三差五被刺殺的緊張日子,時不時被委派出去,處理一些棘手破事兒的出差日子,仿佛虛幻的泡影,呯的一聲,無影無蹤了。

  這些日子,除去刷怪,我可以不時拜訪一下改良機械傀儡的地精工程師,研究并提升裝備強化機性能的地精機械師,以及經常制造些小玩意兒,供月光城的孩子們開發智力的能工巧匠們,與他們聊聊天,扯扯淡。

  還能有事沒事跑森林里,跟森林之王共享果酒,品味蜂蜜,跟黃金蜂族嘮嘮嗑,說說話,即使它能聽懂我的,我卻聽不懂它。

  中間還有幾天,我領著家人找到了火焰吞噬者·安圖恩,并在它背上住了兩天,顯然,安圖恩并不喜歡吵吵嚷嚷的人類,而家人們也不習慣安圖恩炙熱的環境。

  隨后又去了制造者·盧克的島,與盧克共度兩天不錯的時光,這期間,還發生一頗為尷尬的事兒,盧克竟然把莉莉當成了孫女兒,挺高挺壯一老頭,瞬間哭成個淚人兒,抱著莉莉不撒手,下的莉莉臉都白了,就差哭出聲來。

  幸好盧克回過神來,察覺莉莉的魔法波動與孫女兒不同,這才作罷。

  但老頭還是對嚇到了莉莉這件事耿耿于懷,并許諾,只要將來莉莉有求于他,他必定竭力相助。

  這也算這倆月來最大的收獲了。

  之后我們又去了龍島,與斯皮茲飲酒暢談,但吃的卻是海物。

  當時我還好奇,詢問斯皮茲糧食去哪兒了,斯皮茲只淡淡回了我一句:“吃了。”

  一萬噸糧食,一個多月沒了,適量夠大的。

  我倍感驚奇,看斯皮茲和另外三條巨龍的眼神也變了,怎么看怎么覺得像飯桶形狀。

  離開的時候,我看到龍島王宮的地基已經打起三米多深,估摸著再過倆月,地基就能打好。

  回想上一次請求的失敗,我決定等地基打好后,再和斯皮茲商量商量。

  商量事情不就是這么回事兒嘛,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四次,總會有一次成的。

  回憶完倆月的經歷,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土,招呼一聲回家嘍,就領著一大家子人,呼啦啦走出地下城。

  往回走的路上,就聽前面有人喊我,放眼一瞧,是外交部門的人。

  我心里挺納悶,平時遇上事兒,他們都是自行解決,怎么今兒個就找上我來了?

  于是招呼家人先走,自己迎著下屬走過去。

  下屬沖我一揖,隨后附耳輕言。

  我先是一臉納悶,在聽過下屬的話后,頓時皺起眉頭。

  “走,去辦公處。”

  進了月光城外交部,來到辦公司,桌面上,放著一份被拆開封,但擺放整整齊齊的文件。

  拿起文件讀了兩遍,我心頭怒火頓起,一拍桌子,憤然道:“卡特·霍頓這是要干什么!”

看過《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的書友還喜歡

大乐透走势图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