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窩 > 縱橫五代之武當掌門 > 第七九0章 心歸南疆

第七九0章 心歸南疆

  孫雪卉再次淚如雨下,輕輕搖頭道:“是我無福,怨不得蕭師兄你。”他們二人自然說得是谷中鶴與她的感情之事,谷中鶴戰死婚事自然無從談起,讓蕭漢所有計劃落空。

  蕭漢默默看她流淚,半晌方轉向一直站在一邊默然不動的靜心道:“是我錯了,世上沒有后悔藥,也不會有來生,我明日便送你重回百福庵修行,但愿你一生平靜安度一生。”

  靜心看他半晌方雙掌合什道:“人活世上一具皮囊而已,人又何歡,死亦何懼?我愿與慧寧師太重回百福庵修行,倒是你還要在江湖闖蕩嗎?”

  蕭漢慘然搖頭道:“江湖,江湖還在嗎?”邊說邊撫著蘇若彤肩膀道:“師父帶你去一個沒有壞人的地方去如何?”

  蘇若彤輕咬嘴唇道:“師父去哪里我們便跟去哪里。”蕭漢慘笑道:“師父帶你們種地過普通生活可好?”蘇若彤愣道:“好,只要不再打架每天能安穩睡覺休息便好。”

  孫雪卉突然道:“我要回峨眉山去見我祖師伯。”蕭漢點頭道:“用我送你嗎?”孫雪卉經此一役突然膽氣大壯道:“不用,我自會回去。”

  如今江湖幾近全滅,平常黑道盜賊孫雪卉功夫自能應付,蕭漢并不太擔心她的安全,交談幾句后便決定讓他帶了峨眉三老和公孫君正、林君慎以及孟宛汐的骨灰回去安葬。

  孟宛汐與林君慎生不能結為夫妻,死了自然要達成二人心愿,孫雪卉自然不會反對。

  蕭漢進入大殿跪在慕容秋雨和柴心月尸首前流了半天淚,然后便是癡癡坐著不動。三人知他心中難過,自也不會上前打擾,蘇若彤拿出打火機把蠟燭點亮,燈影搖動,照著蕭漢如同石雕般的身影。

  孫雪卉和靜心靜靜站在他身后不遠處,蘇若彤縮在西北角暗影之處默默看著他們。

  蕭漢就那么跪了一夜,待到天明兩名武當弟子和武當七子過來稟報已把全部尸首火化,連同魔教和少林弟子的也一樣。

  武當儲存的火油本就不少,又有常用的獨輪車助陣,不到天明九人便已把所有事情辦妥,一眾頭領的尸首也送入英雄堂等候蕭漢祭拜。

  虛明長老、俞韻溪、遲小陽等尸首早被火化后骨灰扔入武當后山萬丈懸崖之下。其余骨灰早已集攏一處收于數口大壇之中。

  蕭漢祭拜眾人之后依次把刁北斗、孫仁昭等全部火化,然后吩咐兩名武當弟子和武當七子把除了峨眉派孫仁昭等人骨灰在外的所有骨灰全部揚于西邊山谷之中。

  眾人雖有疑問卻不敢多問,只是依言照辦,連慕容秋雨和柴心月骨灰一起都揚于西邊山谷。

  蕭漢率領諸人從暗道機關尋到庫房拿了無數金銀珠寶過來,先送了一些給孫雪卉和靜心供她們路上吃用,二人相繼告辭離去。蕭漢又拿出一些分于兩位武當弟子道:“武當已散,你們還是下山自尋出路去罷,這些錢便供你們吃用,做個富家翁也是綽綽有余,再不要在江湖上闖蕩了。”

  兩名武當弟子見他眼神堅毅,又聽他陳述了一番大道理后終于雙雙跪地拿錢離去,山上只剩下蕭漢師徒九人。

  冰冷的太陽自東方緩緩升起,照著一片肅穆清冷的武當山。蕭漢最后再看一眼這莊嚴雄偉的真武大殿,長嘆一聲道:“我們走吧。”

  七子早從蘇若彤口中得知蕭漢想法,也自然知道李月螢和慕容秋雨、柴心月等人身死讓他萬念俱灰,只是眼看如此苦心經營數年的武當要毀于一旦,一個個目中俱露出不忍之色。

  蕭漢率先走向南面山門,慢慢轉頭對江浩宇道:“點火。”江浩宇答應一聲,命令六個師弟到各處點火,不一時大火燃起,七子紛紛奔向武當山門與蕭漢和蘇若彤匯合。

  蕭漢與諸子站在山道上看到火焰把整個武當籠得嚴嚴實實,在寒風幫助下卷向南方,連同所有樹木都燃起大火,噼噼啪啪的聲音不絕于耳。

  蕭漢帶著諸子下山,正碰上前來救火的村民,蕭漢當即制止并勸他們返回。村民們雖感疑惑都不再堅持,一一返身回去。

  下到山下集鎮,蕭漢先執筆給南唐李從善寫了封信告知他李月螢在江湖爭斗中死去,自己也無意江湖隱居世外再不問世事,并愿唐宋兩國能和睦相處共御外族之敵。

  其余的信卻是寫給各地服裝廠和超市負責人,要他們各自尋找時機投靠當地官府,從此再不必押送利潤給武當使用,卻是把工廠和超市送與了他們。

  又有一封信寫給晉王趙光義,同樣講述了武當之戰經過與結果,懇求他收編大宋境內所有工廠超市,不要虧待了那些管事,其余的自與寫給李從善的一模一樣。

  從此江湖上再沒有蕭漢的消息,君莫問也自此杳無音信,蕭漢永遠不可能知道他為何要帶走李月螢尸首。

  各處工廠和超市收到信后頓時陷入恐慌瘋狂,各處管事馬上集結武當,卻發現武當已成一片焦土,詢問山下村民有人看到一個小尼姑與姑娘下山,當即想到是靜心小尼,立即派人四處追蹤,數月后終于在百福庵見到靜心。

  眾人自她口中得知武當全軍覆沒連三位夫人都戰死蕭漢帶諸子隱居世外俱是目瞪口呆,又尋了數月之后終于被迫接受現實,轉而投靠宋唐兩國官府繼續做生意。

  眨眼一年過去,江湖上漸漸沒了關于武當和蕭漢的傳說。少林派傳承數百年自然很快振興,峨眉派也在遲小陽師兄主持下很快選出新任掌門。只有天山派和武當派自此從江湖上徹底消失。

  一座大山盤旋蜿蜒足有數百里長,無邊的高大森林把整座山遮的嚴嚴實實,山巖陡峭之處連猿猴都難以攀登。光滑的峭壁上卻神奇地掛著一支長索,一個十七八歲的青正奮力向上攀登,身上還背著一只野兔和一只狐貍,顯然是剛打的獵物。

  青年上到山崖之上,一個年輕女子早已等在崖邊,伸手接過他背上的東西笑道:“師父說明天讓你和我一起去那邊尋參,你說我們會不會找到?”

  青年拍著胸脯道:“有我白七少爺在,什么參會尋不到?”跟著黑了臉道:“傳說那些山參都有腿會跑的,我們怎么捉得住?”

  二人正親昵說話,便看到六個青年自北邊走來道:“師弟師妹,師父讓我們去練功。”

  白小七翻著眼睛輕聲嘟噥道:“天天練功有什么用?還不是天天打獵?”江浩宇沉著臉慢慢走了過來,他已長成一個英武青年,看白小七臉色不悅,當即笑道:“師父剛剛跟我說了,只要誰能在他手下走過三招便放誰下山?”

  白小七跳起來道:“師父都成怪物了,隨便一腳都能踢死豹子老虎,我們再練一百年也打不過他,這么說豈不是一輩子要窩在這里?”

  伏浩軒笑道:“師父說了放我們下山,讓你和蘇師妹陪著他呆在這里。”白小七最不相信的便是他的話,聞言呵呵樂道:“師父還跟我說過三師兄練功最差,準備讓你到血森林閉關思過呢。”

  蘇若彤呵呵樂道:“好了好了,大家別在這里逗嘴了,再說下去師父等急了會罵人的。”

  七子同聲大笑,老六司浩賢自蘇若彤手里拿過獵物與眾人一起向北面走去。山崖頂端正中一處背風之處卻是搭了數十間木棚,一個頭發胡須散亂的青年正坐在一張石凳上盯著一支金釵若有所思。

  諸子悄悄站在一邊,蘇若彤咬牙輕聲對江浩宇道:“師父又在想姐姐了。”白浩鳴輕咳一聲,頓時把那人驚醒,看著他們笑道:“你們來了?”

  老四柯浩然上前一步道:“稟告師父,我與五師弟六師弟前日出山,聽聞山外有一個女子持著寶劍挨著村寨尋人,諸處苗寨俱被她威逼不過正在聯合準備聘請江湖高手把她趕走。”

  蕭漢淡淡道:“這些江湖之事不提也罷。”白浩鳴搖頭道:“師父,有句話弟子不知當講不當講,三位姐姐畢竟走了五年,我們還要生活下去,你天天這個樣子真要把我們放走我們也不放心對不對?”

  諸子一起點頭,蘇若彤眼圈微紅道:“師父不出山,我也不走。”

  山崖邊突然一道粉紅人影突沖而至,一個冰冷的聲音道:“你們是什么人?”諸子大驚之下剛要揮劍撲上,便見那人影呆呆看向那支金釵,跟著又看向蕭漢,又轉頭看諸子。

  蘇若彤結結巴巴指著來人道:“你認識我們?”又一道淡黃身影突飛而至,一個嬌俏聲音道:“師姐等等我。”一眼看到諸子和蕭漢,來人驚呼一聲,手中寶劍“當啷”一聲摔落在地。

  蕭漢緩緩站起看著二人道:“你……你……?”蘇若彤已然尖叫道:“師娘姐姐?”

  江浩宇與六子登時沖了過來,先前那蒙面人卻悄然退往一邊。

  蕭漢呆呆看著被圍在七子正中的少婦道:“你被師祖救活了?”來人點頭道:“我只是中了一掌,師祖見我還有一口氣,便把我帶到山下他藏身之處用天山雪蓮幫我吊命,又連輸七天內力把我救活,只是全身功力消去大半,被師祖帶回天山派督促練功。三年后我傷好重回武當尋你,誰知武當已變成一片白地,江湖之上再無一人知道你躲到了哪里。我便開始四處尋找,在太湖上偶遇蘇師姐,這才一起尋找你們。”

  蕭漢如被天雷再次擊中般眼前一花便要栽倒在地,臨昏迷前仍記得自己微笑著對那蒙面姑娘蘇南杏說道:“這次你也走不了了。”

  (全書完)

看過《縱橫五代之武當掌門》的書友還喜歡

大乐透走势图2